谅一

咸鱼

费里西安诺的十个愿望和十封遗书(上篇)

十个愿望(上篇)

ooc慎入(ㅎ ㅎ)

只是考砸了的怨念没处发泄,化悲愤为动力(。•ˇ‸ˇ•。)

以上都接受了的话,就请继续往下看吧!

 

 

“呐呐!哥哥!能帮我实现十个愿望吗!”费里西带着微笑问罗维诺。

“哈..你要求怎么这么多?”罗维诺一脸不耐烦,橄榄绿的眼瞳里却有着些许的悲凉和心疼。

“ve..就十个嘛!也不算多啊..呐呐,哥哥~”费里西从病床上爬了起来,伸出没有挂水的一只手拉了拉罗维诺的衣袖。

就在二十分钟前,医生下达了一个噩耗:费里西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反正也治不好,就不能再继续浪费钱了吧!费里西是这样说的。

罗维诺闭上眼皱起眉头:“啊啊啊我知道了啦,等这瓶水挂完再说。”

“耶!哥哥最好了!”

“不要露出那个蠢脸啊笨蛋弟弟!”

 

第一个愿望:和哥哥一起去酒吧玩!

“真是太过分了!明明是哥哥工作的地方我居然从来没去过!”换下了病服的费里西显得有精神了很多,但苍白的皮肤又显得他有些无力。

“哈?那种地方不适合你去。你身体又不好....”

“不管嘛我要去!哥哥~”

一看到弟弟马上又要露出哭泣的蠢脸,罗维诺立马妥协了:“好好好,不过要去的话你必须跟着我,不许乱跑,不许喝酒,不许泡bella。”

“唉唉,为什么不能泡bella?”

“没有为什么,你去还是不去?”

“哎?哥哥好过分!QAQ”

“废话少讲。你不去就算了。(ㅎ ㅎ)”

“啊我知道了啦!”

 

“ve!酒吧的外面和里面是不一样的世界呢。”费里西眯着眼四处逛了逛。

“别走远啊。我就在柜台那。”“好哒!”一听到哥哥的话费里西立刻跑走了。

“啧,这家伙...”

“哟,罗维诺,好久不见了呢。”身后突然传来了有些轻佻的声音。

“虽然好久不见了,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风骚啊弗朗西斯。”罗维诺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果不其然地看到弗朗西斯那个骚包摆着一个他自认为很帅实际上很傻的姿势。

“多谢夸奖。不过你弟弟不是生病了嘛,你怎么会来这呢?”

“要不是那个蠢货吵着嚷着要来,谁高兴带他来这种地方啊。”罗维诺不耐烦地说。

“哎?你弟弟在哪?来介绍给哥哥我。”

“别想打费里西的主意,如果你还想拥有三条腿的话。”

“哎?!这么凶。啧,弟控真可怕。”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没..没什么..”

由于酒吧太危险,费里西呆了十分钟就被罗维诺拖走了,不过弗朗西斯也如愿以偿地认识了费里西,并在第一眼看到费里西时惊叫了一句“女神”而被罗维诺揍。

 

第二个愿望:和哥哥一起认识三个外国朋友。

罗维诺在第一次看到这个愿望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自己也没认识几个外国人,只有一个法国人。但都已经答应了,于是罗维诺咬咬牙,带着费里西在路上碰碰运气。费里西发挥了自己的泡妹大法,泡了一个长相精致的亚洲人,后来才知道是一个男孩子。不过因为美食他们一拍即合。第一个朋友就交到了。

第二个朋友是一个西班牙人。当时的他在路边弹着吉他罗维诺一下子就被音乐声吸引住了。同样也是对番茄的热爱,罗维诺不情不愿地和他聊了几句,并交换了电话。费里西在旁边看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哥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这样的想法成功阻止了自己内心的不爽。

第三是在一家可爱的咖啡店里,两个德国人,一个奥地利人和一个匈牙利人联合开的。(虽然其中一个德国人坚持自己是普鲁士人)那个自称为普鲁士人的人在看到费里西时,表情几乎和弗朗一模一样,最后在自家弟弟的一记肘击和匈牙利人的平底锅攻击下才停止了对费里西不屈不挠的追求。“我们下次还会来的哦!”费里在离开这里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第三个愿望:和哥哥一起走过叹息桥。

“所以啊!为什么一定要陪你走叹息桥啊!”罗维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ve~听说在叹息桥下接吻的情侣可以天长地久喔!”费里西眯起了眼,感受着风轻轻划过脸的感觉,“快到了哦。”

“谁和你是情侣啊小混蛋,不要私自默认行吗?”罗维诺像是受到了桥的感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哎嘿嘿,反正哥哥是不会拒绝我的啦!对吧!”费里西露出了罗维诺认为很傻的笑,但罗维诺这次并没有反驳。

“到了哦。”在旁边一直被马修的船夫马修默默地开了口。费里西立刻扑向罗维诺,将罗维诺骂人的话吞到了嘴中。

 

第四个愿望:让哥哥给自己画一幅画。

罗维诺十分无奈地看着自家弟弟睁着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混蛋,我已经三年没画过画了哦。”

“没关系的!哥哥的画技要比我好!肯定可以画好的!”

“唉真是服了你了,去那坐好。”眼见时间流逝的越来越快,罗维诺第一次感受到了时间的珍贵,也不再多费口舌。

费里西一听到这话立刻就坐地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

想要吐槽一下弟弟姿势的罗维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认认真真地在画纸上涂抹着颜色。

正午的阳光带着些慵懒洒在了费里西的身上,费里西难得的没有睡午觉,眼睛出神地盯着罗维诺墨绿色的眼,

“呐,哥哥。人死后会去天堂吗?”费里西突然开口说道,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庄严。

罗维诺望着弟弟金黄色的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自己弟弟心里的想法:“大概吧。”

“如果要去天堂的话,我还能再见到哥哥吗?”费里西没头没脑地抛出了这句话。

“人都会死的。”

“不,我是说,天堂如果很大的话,我会不会找不到你。”

“蠢货。”罗维诺放下了画笔,“那你在天堂的入口处等我不就好了吗?不过没准像你这么坏的孩子可能进地狱呢。”

“唉唉??哪有这么诅咒自家弟弟的哥哥啊!”

“怎么没有了?我就是啊。”

“ve!太过分了QAQ”

 

第五个愿望:和哥哥看一次花开。

“ve..因为是秋天没有什么花开呢。”费里西一脸落寞地看着自己家空荡荡的后院。

“大概要到春天才能开呢。”罗维诺皱着眉看着冷冷清清的后院,“那么,坚持活到春天吧,费里西。”

“嗯!我会加油的!”

 

第六个愿望:和哥哥寄一封信给陌生人。

“ve~让我想想,该写什么好呢?嗯..亲爱的陌生人,ciao~我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罗维诺去泡了杯咖啡回来,却发现自家弟弟已经写好了:“你怎么写那么快?都写什么了?”

“ve!没什么啦。不过如果不写收信人地址的话,信就寄不出去呢..那就随便写一个好了.....完成了!走啊哥哥,我们去寄信。”费里西的话有种强行转移话题的感觉,但罗维诺并没有揭穿他。

 

第七个愿望:和哥哥去一家快餐店吃东西。

“ve!哥哥太过分了。我都从来没有去快餐店吃过东西!”

“都是垃圾食品啊,少吃点也是为你好。”

“不管!这次我一定要吃一次!不然绝对会后悔而死的。”

“啧,不过一定要少吃点,多吃会对身体不好的。”

“啊,知道了知道了。哥哥真啰嗦。”

“你!个!混!蛋!”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要吃什么呢!我推荐新出来的三层芝士汉堡哦!”是一个非常嘈杂的店员,金色头发,海蓝色的眼睛,一副白色镜框和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向上翘起的呆毛。

“啧。”罗维诺无视了这位店员,而费里西却和他攀谈了起来。巡视周围大概没有地方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一个金色的脑袋:“这不是罗维诺吗?你怎么在这?”

是弗朗西斯。“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会在这?”

“我啊,是和我男朋唔……”罗维诺这才发现弗朗对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粗眉毛外国人,在这种场合十分显眼。

“呃…请不要介意。你好,我叫亚瑟柯克兰。”亚瑟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脸上带有不自然的红晕。

“没关系。我叫罗维诺,这是我的弟弟,费里西安诺。”罗维诺一把将自己和店员聊的正嗨的弟弟拉了过来。

费里西一脸还未缓过来的傻样,但在看到弗朗时就立刻跑了过去:“ve!好久不见弗朗哥哥!”

弗朗一脸幸福地在费里西的怀抱中,殊不知对面的绅士先生的脸早已黑成了锅底。
“非常抱歉,我弟弟就是这样的人。”罗维诺虽然嘴上说着这种话,表情却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

“你们是找不到坐的地方吗?可以的话,我们这个座位可以坐4个人哦。”亚瑟十分客气地说。

然而罗维诺并不是那种客气的人:“哦这样啊那多谢你了。”然后十分不客气地将费里西扔到亚瑟左边的一张椅子上,自己也很快坐下了。

这时,费里西听到自己旁边有一个很耳熟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正是不久前自己遇到的那个亚洲人:王耀。

“ve!小耀!我们又见面啦!”正想冲上去来个拥抱的费里西却被一个拿着水管的人拦下了。

“呜呼呼,小耀只能露西亚一个人叫哦。”虽然是娃娃音但却散发出了一种可怕的感觉。

“hey!蠢熊你在对我新交的朋友说什么!还有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刚才和费里西聊的很嗨的蓝眼睛店员站了出来。

“别管他们阿鲁。”王耀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而费里西却一脸受了惊吓地在露西亚可怕的注视下慢慢的转回了头。

 

第八个愿望:和哥哥一起看一部电影。

“ve!哥哥哥哥!我最近发现了一部特别好看的电影哦!这个!”

“蠢货弟弟,这个片子都已经很老了唉。《罗马假日》?你还活在上个世纪吗?”

“ve!就陪我看嘛QAQ”

“啊啊啊烦死了,算了,看就看吧。”罗维诺认命般的举起了双手。

 

“ve..为什么公主最后不和乔在一起呢?”费里西沮丧着脸说。

“因为她是公主。国家和爱情,你说哪个更重要呢?”罗维诺揉了揉费里西的脑袋。

“可是..”

“好啦,没有可是了啊,睡觉吧。”

“嗯,哥哥晚安!”

“……”

“话说哥哥好像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晚安唉。”

“啊你好烦,睡觉!”

“ve....”

 

第九个愿望:和哥哥一起在沙滩上看日出。

“哈。你这家伙,不要肆意妄为啊!这才几点?”

“ve~只是很少能看到日出嘛,偶尔看一看,就当最后的记忆啦。”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喔!快看!太阳出来了哦!”

天边渐渐地露出了一个金黄色的光晕,紧接着,太阳缓缓地向上升起。

“你们也喜欢日出吗?”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声。

费里西转过头去,是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孩。

“啊,非常抱歉。我叫诺拉,这是我的哥哥瓦修。”诺拉有些为自己的不礼貌感到羞愧。

“没关系哟。我是费里西安诺,旁边是我的哥哥罗维诺。今天你穿的裙子很适合你哦,可爱的诺拉呃……”

“别再让吾辈看到你对吾辈的妹妹说什么奇怪的话。”身后那个严肃的男人站了出来。

“ve...QAQ啊!已经没有日出了吗!我没有看到过程!哥哥为什么不叫我!”

“啧,离我远点我不认识你。”

“怎么这样!”

 

在海边玩了一天并吃完晚饭后,费里西提出了散步的要求。在罗维诺的坚持下,费里西一连套了三件衣服罗维诺才肯放他出去。

“ve~凉凉的海风好舒服呢。”费里西眯着眼,似乎很喜欢风拂过自己脸颊的感觉。

罗维诺什么都没有说,他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要发生,他的心脏有些隐隐作痛。

“呐,哥哥。只要你在身边,我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幸福呢。”

“……什么意思?”

“但是,你一旦在我身边,我就越不想死。哥哥。”

“…………费里西安诺?”

“哥哥,我的头有些晕唉。”

“别多想,肯定是海风吹多了,我们快回去。”罗维诺声线有些颤抖。

“哥哥……”费里西倒了下去。

 

第十个愿望:我想和哥哥结婚。

费里西的病情加重了。罗维诺每天都在旁边守着。

结婚……是吗?

罗维诺叹了口气。

 

费里西缓慢地睁开了眼。

这是哪?刚想开口的他却发现自己正罩着呼吸器。他努力地想要撑起身子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趴在一旁的罗维诺感受到了病床上的动静,很快就抬起头来:“费里西?你醒了吗?”

哥哥!他做了一个嘴型却发不出声。罗维诺发现他醒了,急忙站起身。

他腾出没有连着管子的手,将呼吸器拿了下来。

“费里西……你干嘛?”罗维诺有些焦躁地想要将呼吸器再连上的样子,却被费里西的手轻轻推开。

“咳咳,哥哥。”长期没有说话使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谢谢你。”

“蠢货,说这个有什么用啊。你最后一个愿望我还没帮你实现呢。”罗维诺眼圈红了。

“不用勉强的啦。”

“笨……笨蛋!我没有勉强啊。”罗维诺难得地脸红了一瞬,“所..所以..你一定要活下来听到没有?”

“咳……哥哥……”

“我们还没有看后院的花开,我们还没有一起走进教堂不是吗?你怎么..你怎么舍得把我一个人丢下..你..”

费里西微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却多了眼泪:“哥哥。”

“嗯?”

“我不想死。”

“……”

“好好照顾好自己。”

“……”

“Tiamo。”

“……”

“Tiamo”

“Ti..”

“……”

“Tiamo”

“……”

旁边的机器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罗维诺拉着费里西安诺逐渐转凉的手贴在脸边,拼命地为他取暖,巨大地悲伤和痛苦使他甚至说不出话来。

费里西安诺,晚安。






第十一个愿望:希望哥哥能健康幸福地一直活下去。

发不出声音的费里西安诺缓缓闭上眼睛,通过思维在最后一刻向上帝这样祈祷着。

 

Tbc?(懒癌晚期的我大概不会写下篇了)

先把下篇的内容简要的说一下吧,反正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篇是十个愿望,下篇是十封遗书。主要先告诉一下遗书所在的位置。

第一封遗书在弗朗那。第二封在基尔那,没有给路德其实是因为我的私心x。大概都已经猜到了吧,后面出场的人物基本上都拿有费里西的遗书。第三封是在那个被马修掉的马修手里。第四封在画室的画后面。第五封是在后院中最大的那棵树上。第六封是寄给了一个叫丽莎的女孩子手中(没错是贞 德姐姐),信上的内容是让丽莎在回信的同时将寄过去的信件一并寄回来。丽莎觉得很有趣也就这样做了。第七封信在阿尔那。第八封信在电影的结尾会有费里西的录像。第九封信在诺拉那,第十封在教堂的神父那。

稍微地修改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主要就最后有些小学生化了所以改了一点(然而依旧小学生的文笔。。)下篇一点脑洞都没有表示大概是有生之年系列,毕竟我的语文一般都不及格,文笔烂的不像样。今年大概要开始淡圈(反正小透明一只,写的不好就算还懒)。嘛,有缘再见。

感谢你花时间看了这篇烂文。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