谅一

咸鱼

【普/白】无题

普/鲁/士大概不该答应俄/罗/斯带她的妹妹出来散心的。
现在正是冬天,难得的太阳有那么零星点可观的温度,却依旧抵挡不住寒风。
这儿的风刮得脸真疼。普/鲁/士使劲揉了揉鼻子,似乎鼻子已经快失去知觉了。
她,不冷吗?他偷偷地从白/俄/罗/斯右侧后面瞄着她,她依旧是那副冷淡的神情,只是鼻子有些红。他这才注意到她没有戴围巾,修长的白玉色脖颈就这样大片露在外面,每一阵寒风吹过都不住的颤抖一下。他不由地叹了口气。
好吧。
他将脖子上的围巾解下,绕在了大步走在前方的女孩的脖子上——这个举动是白/俄/罗/斯吓了一跳,但也并未拒绝,只是偏过脸,小声地用俄语说了声谢谢,便又加快步伐向前走。
哦,老天。真希望自己不是眼花,普/鲁/士刚才似乎看见她白皙的脸上升腾起一片红晕。
见她走得比较远了,他不得不加快步伐跟上去,但白/俄/罗/斯却又忽然停下了。
普/鲁/士只得急急地刹住了车。
“怎么了?”他问道。
“下雪了。”她将脸从围巾中抬起,瞧着灰色的天。
他这才注意到有雪花纷纷扬扬的飘下来了,还好并不是很大。他估摸着时间,大概不知何时钻进云层后的太阳也快落山了,温度开始降低。
“回去吧。”他走到她的身侧。然而她只是昂着头,不说话。
好一会儿,她才低低地回了句:“再等一会儿。”眼睛却不看他。
他只好站在她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向上看,但却什么都没看见,于是他将视线转到了白/俄/罗/斯身上。
他不由地屏住了呼吸。
也许是寒风,也许是这幅光景。
该如何形容这幅画面呢?普/鲁/士几乎想尽了所有美好的词汇,却没有一个词能配得上。
在冬日温和的落日余晖的映衬下,她的身形几近透明,周身融出了一层白色的光晕。她雪白的肌肤几乎与雪花合为一体,于是雪花便肆意散落到她的肩头与奶金色长发上,甚至于她金色的长卷睫毛上。她紫水晶一般透澈的眸子不同与往常的淡漠,而是泛着欣喜的波澜,原本紧闭的薄唇在此时却微微张开,水雾从口中溢出,又消散于空气之中。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似乎看见了,她嘴角那么一丝的上扬。
有大概一秒钟,普/鲁/士情不自禁想要吻她,但在他意识到自己冲动的想法后又羞愧地低下了头,像被风吹红的脸颊不觉滚烫。
当地平线吞进最后一丝光亮,白/俄/罗/斯才意识到天已经晚了。
“回家吧。”她开口,抓起普/鲁/士的袖口向家的方向走着。
“嗯。”轻轻地答应之后,他很快跟上了步伐,在她的身侧走着。






去年的文章了x不知道是看了别人类似的文之后才写的,还是自己想的梗写的x撞车了的话抱歉quuuq
算是比较满意的一篇吧x第一次写普/白其实很紧张x感觉自己ooc了xx也不知道严重不严重quuuq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