谅一

咸鱼

【仏英】miracle

*意识流

*丧尸背景,有人物死亡

*ooc!!!

以上都接受了的话uu请接着往下看吧!

“呐,弗朗西斯——”

“......”

“弗朗西斯——?”

“......”

“喂!弗朗西斯??”

声音从记忆深处传来,与眼前的景象逐渐重合。弗朗西斯的眼睛猛地睁开,像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一样大口地喘着气。他略带茫然地环顾了四周,自然忽略了声音。

“喂!红酒混蛋!你在听我说话吗?”耳边传来了愤怒的声音,弗朗西斯回过头看向说话的那个人,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亚蒂,他正向弗朗西斯走在,在他的面前蹲了下来。

“从刚才开始你的状态就不太对啊?发生什么了?做噩梦了吗?”顿了一会又继续说道:“先声明,我并没有关心你的意思喔!”

但弗朗西斯并未在意他说了什么,只是很快从地上爬起,略有些失控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怎么会在这儿??我应该在——在——”

“在哪?教室?”亚蒂毫无波澜的绿色眸子淡淡的督了他一眼,嘴角扬起了一丝嘲讽,“你要回去当你的乖乖好学生了吗弗朗西斯?”他慢慢站起身,趴到了阳台上。弗朗西斯却直接愣在了那。是啊,他应该在哪?他完全想不起来。

“啊,也许是我做的梦太过真实了。”弗朗西斯终于镇定了下来,“对了,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亚蒂盯着阳台下往来的车辆不说话,弗朗西斯望着他的背影,似乎与记忆深处的景象重叠了起来,他有些恍惚。

“呐,弗朗西斯。”背对着他的人突然开了口,“……”

亚蒂回过头说了些什么,但声音被车子嘈杂地声音掩盖,所以弗朗西斯只看见了口型,以及在说完那句话之后露出的奇怪的微笑。弗朗西斯愣怔的望着他,那个微笑明明应该是从未见过的表情,却让人觉得无比熟悉。他没有读懂那个口型,却在看到笑容的时候突然瞪大眼睛,伸手想抓住他,却觉得脑袋一阵晕眩。

“喂,你在想什么?”回过神后又是另一幅画面了,面前的人脱去了当年略显稚气的容貌,一本正经地皱着眉望向自己。若是平时的他看见这滑稽的眉毛一定会开口嘲讽,但这次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怎么了?如果今天不舒服的话,下次再来聚餐也可以。”发现弗朗西斯的脸色不太好,亚蒂放下了平日严肃的神情,声线变得有些迟疑。

“没什么……我说真的,别摆出那副令人苦恼的样子——这样会使你的眉毛看起来很可笑。我只是,刚才回忆起了学生时代的样子。”经过刚才一瞬间的记忆混乱使他变得有些惊慌失措,但很快,他便镇定下来。

仅以轻哼表示回应,亚蒂在知道他没问题之后不有的松了口气,抿了口红茶后,他突然出声道:“话说,弗朗西斯啊——”

觉得眼前的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弗朗西斯在思考中随意应了声。

“……”在听到这句奇怪的、含糊地不成句子的话之后,弗朗西斯猛地将头抬起,望着他由原先轻松的表情又一次变成了那奇怪的、僵硬的微笑。

他再次从梦中醒来,坐在他旁边的人面色有些苍白,见他清醒过来之后有些不安却又惊喜的出声:“弗朗西斯?你醒了?”

看着他的表情,弗朗西斯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亚蒂?”

“我在!你瞧,我终于找到了这儿!国家派来的救援基地!现在,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把马修和阿尔接来,但……”他用略带惶恐的眼神看向窗外,“这儿已经没有一个人了,而武器还在这。我想他们大概是出去完成任务了,所以你只需要等等。你的左手受伤了,所以我一会出去的时候会把门反锁上——啊不用担心,你旁边有一个地下通道,下面似乎是实验室,我已经进去看过了,里面很安全。然后,防身的,在你的枕头右边有一把匕首和枪,枪已经装过消音器了,所以即使有丧尸来,也不必顾虑了。”

他刻意将声音压低,却抑制不住语气的喜悦,“这边还有很多的食物和水源,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纯净的,但等我把我们的队伍带过来就全都有数啦。”

“……丧尸?”弗朗西斯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大脑隐隐作痛,像是不愿让他想起。他下意识伸手抓住亚蒂冷的有些不自然的手,目光悲凉又恳切地望着他,似乎是不希望他告诉自己真相。而亚蒂轻轻的推开了他的手,兀自地站起了身,向门口走去。

他在门口停下了,回过头摆出了一个苍白的微笑:“Au revoir,.......”

然后,光被门所阻挡,一切都被封锁于黑暗之中。

他终于醒了过来,旁边趴着马修,阿尔则站着,见他醒了惊喜地想要出声,而弗朗只是微笑着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

他突然回忆起了所有的事情,包括最后一次见到亚蒂。依旧沙金色有些脏乱的头发,那可笑的眉毛却再也不能勾起弗朗的嘲笑了,他略无生机的绿色眸子仅仅是放空的盯着未知的地方,脖子上的伤口凝着黑色的血迹。然后,他的亚蒂发现了他,缓缓向他走来。丝毫不见其他丧尸行动的可笑样子,他的步伐慢而又轻快,像是少年时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的步伐,又或是出去家庭聚餐,边与阿尔争论边在前领头时不慌不乱的步伐。他早已没有了思维,却奇迹的,在弗朗面前停下。露出了那个有些奇怪的笑容,伸出已经僵硬的手抱住了因恐惧和悲痛几近崩溃的弗朗。他这时才想起自己曾向亚瑟抱怨过他不曾说法语以及他刻板的表情,现在他才是真正的见到了。亚瑟退后了半步,他被破坏的声带使他仅能发出一些含糊不成句的声音,他说了句什么,弗朗西斯读着唇语,随后,他崩溃地蹲下痛哭,而亚蒂也恰时地被赶来的救援一枪击倒。

   “Au revoir,mon amour.”

-END-

去年九月份的文章x文笔什么的完全没有啦x怀念一下过去勤奋的自己x
这篇算是番外吧x长文的构思其实已经有了x嗯x但是我懒x所以是绝对没戏的x
最后那句话的意思是“再见我的爱”

dover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对,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以上☆

评论(5)

热度(8)